女人自熨叫床流白水

女人自熨叫床流白水

肺水者,其身肿,小便难,时时鸭溏。狐阴茎,味甘平有小毒,主女子绝产,阴中痒,小儿阴卵肿。

二曰蛔虫,长一尺。古方有十水丸历验,多利大便而不利小便,所以不录。

肾病其色黑,其气虚弱,吸吸少气,两耳苦聋,腰痛时时失精,饮食减少,膝以下清,其脉沉滑而迟少,为可治,宜服内补散,建中汤,肾气丸、地黄煎。此冬气之应,养藏之道也。

须精别阴阳,审其清浊,知其分部,视其喘息。其麻子疔一种始末惟痒。

然人皆不肯学,诚可叹息。若生息肉者,以白茹散敷之,青黑肉去净即停止,好肉生敷升麻膏。

 伤于津液,便如烂瓜下如豚脑,但坐发汗故也。凡痈疽始发,或似小疖,或复大痛,或复小痛,或发如米粒大白脓子,此皆微候,宜善察之,见有小异,即须大惊忙,急为攻治及断口味,速服诸汤,下去热毒。

Leave a Reply